用生命把疫情挡在高墙之外——追记天津监狱警察张治国

用生命把疫情挡在高墙之外——追记天津监狱警察张治国
新华社天津5月6日电(记者栗雅婷 李鲲)服刑人员慢性病用药情况、“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教育活动效果、服刑人员习艺劳动原料周转情况……从警20多年,每天晚上张治国都会摊开笔记本,对当天的工作进行总结。4月15日晚,他写下了最后一篇工作日志。  4月16日,天津市长泰监狱六监区监区长张治国在监管区执行封闭执勤任务时,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3岁。他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尽全力把疫情风险挡在高墙之外,而他的生命,则以守护者的形象永远定格在了高墙之内。  “把风险挡在监狱大门外”  1月26日,大年初二,张治国刚值完班,拖着疲惫的身躯准备回家过年,这时,监狱的集结命令传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天津市监狱管理局迅速启动战时机制,全市监狱实行全域封闭管理,警察改变执勤制度,每次执勤前需要先在单位行政区集中进行14天的隔离备勤,核酸检测合格后才能进入监区,开始为期14天的封闭执勤。  疫情就是命令。当时,张治国没有任何犹豫,只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报平安,便返回监区继续执勤。  全面消杀、组织服刑人员习艺劳动、落实分区域就餐、监测服刑人员健康状况……张治国负责的六监区共20多个监舍,分布在上下两层楼。从清晨到深夜,这位被同事称为“张大队”的监区长平均每天在监区内走30多趟,一遍遍地叮嘱和检查。  “张大队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六监区的安全是他用脚步‘丈量’出来的。”同事杜艳涛回忆说。  “你去休息,我帮你盯着”  出于最大限度减少疫情传播风险需要,张治国所工作的监区疫情期间值班干警数量大幅减少。“我多干一点,同志们就能轻松一点。”张治国深感压力之下,自己应该在团队中承担更多。  “监管区的监控录像需要24小时有人盯着,为了让大家多休息,张大队经常主动帮值班干警盯监控。”在同事王奇眼里,张治国是同事们的“热心老大哥”,“你去休息,我帮你盯着”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监管区规定早上6点起床,但张大队往往5点就起床开始工作,就是为了减轻其他同事的工作压力。”去年刚刚成为一名监狱警察的杜艳涛在业务上获得了张治国不少的指导,“他在生活上关心大家,在业务上要求严格,是个好导师。”  自抗疫战斗打响以来,张治国带领监区干警与服刑人员谈心谈话400余人次、监测体温6万多人次、组织服刑人员进行生产培训和安全教育400余人次,确保疫情期间监狱监管区的安全稳定。  “等我回来”  在工作中兢兢业业的张治国,在妻子眼中却总是“爽约”,“他经常加班,我帮他挂号看病常常得退号。答应陪孩子出去玩,也常因为单位有事而取消。”  张治国的妻子也是一名监狱警察,夫妻俩有时一起下班,张治国常常累得在车里睡着,回到家里又马上变得“精力充沛”,他尽量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家人。  疫情期间,按照相关规定,监狱警察在完成隔离备勤和封闭执勤后,转为居家备勤14天。张治国无法回66岁的母亲家去看望她,只是在视频中一次次承诺“疫情结束后多陪陪您。”无法陪13岁的儿子出去玩,只能向儿子承诺“疫情结束后好好出去玩一天。”  “他说过,他是党员,也是监区的负责人,必须带好头。”疫情期间,夫妻俩轮流执勤,妻子能够深切体会到丈夫的辛苦。  张治国的妻子至今还记得丈夫执勤前对自己说的那句“等我回来”。然而,离完成第二次封闭执勤仅剩3天,张治国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他没有来得及与妻子见上最后一面,也没能兑现曾经向儿子和母亲许下的诺言。  天津市长泰监狱政委尹树合说:“把疫情挡在监狱大门外,对国家和社会稳定至关重要,正是因为有像张治国一样兢兢业业的监狱警察,高墙内的安全稳定才有保障。”  张治国的工作日志再没有更新过,但上面记录的点点滴滴,会被他的家人、同事深深铭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